2014年7月7日

第八期 共評論 │ 「約砲」的實踐與解放──臉書匿名粉絲頁風潮

文/張殘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好色是我自己的事,合者自來,干你屁事。」《約砲政大》

近日,臉書刮起一陣匿名粉絲頁之風。這些告白台大、表特台大…等粉絲頁以大專校名或對象為名,連結匿名系統,使用者只要註冊即獲得專屬信箱,透過管理員發表匿名內容。自五月告白系列興起後,烽火一路漫延至表特、靠北、黑特、西斯及約砲,延燒眾人的臉書動態牆。


其中,爭議性最高的約砲粉絲專頁不斷遭檢舉而關閉,一些粉絲專頁堅持再以「約砲」為名重新成立(如:政大),宛若揭櫫性解放之真諦;一些粉絲專頁則以「交(友)配(對)」為名(如:台大),以逃避遭檢舉之命運。

然而,約砲及西斯粉絲專頁看似讓人在臉書上暢談性事,象徵性解放的來臨,卻僅是壓抑結構下的小脫逃及小確幸;專頁中的發文內容也再製了性別刻板印象。我們不該樂觀期待科技必然帶來解放,惟有細觀其中權力關係,才能瞭解性與壓抑在臉書的交鋒。


交(友)配(對)台大粉絲頁/影像來源:翻攝自臉書

性壓抑溢出 臉書牆公領域誕生

臉書的實名制打破網路等同虛擬世界的鐵律,其演算法與動態顯示規則不僅連結使用者真實身份,又牽引使用者在臉書上的行為表現。除了動態更新、打卡及上傳照片等主動產製訊息於自己動態牆的行為,連按讚都暗示了使用者的品味,為經營形象,我們在臉書上小心翼翼,步步為營,連按讚與否都要三思。

在匿名粉絲專頁興起前,少有人在動態牆上大談性事。直到2013年底情侶粉絲專頁爆紅,才有人以臉書專頁聊感情,如:薇薇德德的《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你就沒有沒有我》。然而,就算在專頁中情侶僅限於分享互動或坦述感情觀,也少直接談及性。眾人雖可在臉書上抒發心情,更新感情狀態,紀念特殊節日,更可成立粉絲專頁歌漚愛情,卻不談性,性在臉書上幾乎了無蹤跡。
      
在這波匿名粉絲專頁中,可發現主題或性質多與「性」有關:不管是最直接的約砲系列,讓人可以發文約砲友,或者是西斯系列讓人分享性事;就連靠北系列中的《靠北男友》曾因女生抱怨與男友性事不協調,次數之多讓管理員公告,害怕粉絲專頁被檢舉停權;表特系列更表現出台灣社會對正妹的飢渴與焦慮。因為匿名,性得以被討論。臉書的動態城牆雖以個人生活點滴構築而成,對性事卻幾乎隱而未宣,當匿名系統破壞臉書的實名規則,本被壓抑的話題一時獲得宣泄,更顯現臉書的動態牆已成為(或本來就為)私領域中性壓抑仍存在的公領域空間。

性壓抑不僅見於個人牆上,在匿名與實名交界處更清楚可見:雖然粉絲專頁可匿名發文,但底下的留言仍須以實際身份回覆,因此不像ptt上的西斯板每則發文都有無數鄉民熱烈回應,臉書上的約砲及西斯粉絲專頁相對冷清許多(兩處回應內容也大相徑庭)。也因臉書運算法則,不管是粉絲專頁上可見哪些臉友按讚,或者是當自己按讚時此動向即出現在他人牆上,都在在形成一股監視壓力,讓人難以按下約砲、西斯粉絲專頁的讚。

從性互動中再製性/別

這股壓抑即提倡性解放者欲對抗的目標。因此誠如《約砲政大》被檢舉而復出後,將封面相片換上文章初頭的那段話,宣戰意味濃厚。然而,將發文內容當作一則則情色文本來看,約砲粉絲專頁的成立要達到宗旨,還需漫漫長路。

目前約砲粉絲專頁上的發文,已經形成大致格式。以《約砲政大》為例,通常除了需先陳述自己的身高、體重及年齡(如:160/45/18y),再形容自己的外貌,並描述自身性經驗及喜好,最後再提出需求。《約砲政大》最大特殊處在於,不同於其他約砲粉絲專頁幾乎都是男約女,《約砲政大》管理員限制該粉絲專頁上只能女約男(當然也包括其他形式,如情侶體驗三人行,女同性戀者約女同性戀者⋯⋯等),因此該粉絲專頁的存立與否,或許有其「性解放」與「性自主」的指標意味。但細看內容下,仍見社會帶給女性的箝制與刻板印象,如幽靈般出現於字裡行間,顯示出女性的自我規訓。
   
首先,最常見的即是需合理化約砲行為。女約男、情侶約三人行⋯⋯等都必須加上一段敘述以合理化其約砲行為: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有時候會想要人陪,但是本來陪我的人在我最想要他出現的時候,卻不在」(1374
「身為即將去米國交換的女友想趁出去前,/偷偷為他準備一個很棒的體驗1368、徵女孩的情侶)
「經驗算普通,不到十位數/最近有點無聊,跟前男友分手也一段時間了/一直都沒遇到想找的人」(1366
「男友當兵自己一人很寂寞 真的很想要人陪」(1359


 由上文字(文本)可知,約砲不能想約就約,必須在該名女性滿足單身、即將與男友分開或已與男友分開的情況⋯⋯等意識上的「無男友」狀態下,才能擁有「約砲」的念頭與權力。換言之,不管發文者是否真因上述理由產生實際需求,當發文者將這些陳述寫進約砲文時,即潛意識承認自身有義務交待感情狀態無法滿足生理需求。女性必須合理化其約砲行為,表現出「無可奈何」貌,以維持良善女孩的形象,此種無可奈何的表現,即又變相服膺於社會對好女孩的純真期待。

    再來,在《約砲政大》上,不管是女約男,或者是女同性戀者約女同性戀者,仍能見到傳統社會所期待的性別角色分工與刻板印象再製:

「希望能找個男人,做個親暱的朋友,/給彼此一些陪伴和溫暖/可以一起去河堤散散步,我會牽你的手,聽你說平常不敢說的事,/一起運動,我會為你準備早餐,/一起吃飯看電影,我會為你打扮,/一起去泡澡,我會讓你躺在床上,讓我幫你按摩,親吻你的全身../像情人約會一樣。」(1369
「想找個伴,但不單單是床伴/感覺如果心裡完全沒有感覺就打砲就跟被撿屍一樣吧/一起吃飯看電影看影集打電動什麼的都不錯」(1366
Perfer先看個電影或先約出去走走啦」(1362
「帥徵女 最近剛分手,想要找個人陪陪 168/55/23 」(1352

上述發文除了再次顯示女性「重情感交流」的取向,發文者也有意無意在陳述間,不斷展現其陰性特質,如:溫柔、依賴、逆來順受⋯⋯等傳統對女性所擁有的刻板印象。更甚者,雖有女同性戀者在該粉絲專頁發文,然而發文者多為T,且不管從T自陳外貌或發文語句所表現出的陽剛特質(如:用詞果斷、乾脆、外貌「帥氣」⋯⋯等),也對應到傳統性別關係中「男/女」的角色分工,透露出不管是否為異性戀,傳統社會所定下的性別角色分工模式,仍宰制各種親密性別關係的互動方式。

色情是理論,約砲是實踐?

另外,除了《約砲政大》,《西斯政大》的約砲成功分享文所展現出的陽剛特質,都顯示出在性中不斷再製性別刻板印象及社會對女性的客體化與凝視。

《西斯政大》身為《約砲政大》的姐妹站(兩粉絲專頁經常有互動。另外,原諒我的用詞,你也可以用兄弟站),管理員強調可在《西斯政大》分享於《約砲政大》成功的心得。然而弔詭的是,雖然《約砲政大》規定需女約男,但在《西斯政大》的成功心得文,內容除了有認真傳授如何發文才能約成的手段經驗文,大多是以男性為主觀第一人稱視角描述性經驗過程,就算是以女性為第一人稱視角描述,文本內容也多在強調性過程中女性因情欲而產生的身體變化。換言之,當閱讀該段文字時,讀者即可將自己想像為主角,與女性翻雲覆雨,文字越詳盡,代表女性在過程中越被化作客體,身體則越被凝徹底凝視,以完成觀看者性想像實踐。

當然,在匿名的開放空間下,《約砲政大》雖規定女約男,但無法保證電腦前的作者都是生理女。但就因如此,當《約砲政大》的文本內容可見「性/別」,表示此種「性/別」已超越性別,成為一種既定的宰制關係,以建構性的真實。當主體性已被性別化,約砲僅是此種宰制關係的實踐。

約砲粉絲專頁存在之必要

⋯⋯畢竟創版編是死異男,我覺得現在主流的情慾還是踰越。對一個生理男性來說,去保持性的禁忌、卻又偶爾越線,把這些不道德的、卻大家私下在做的事情,匿名的放到公開場合暴露,去仍然偶爾追求把對方當客體宰制的快感。我覺得這可能是這個粉專存在的原因。」(《西斯政大》管理員)
  
《約砲政大》及《西斯政大》中雖可見性別刻板印象或傳統性別角色分工,但這不代表該類粉絲專頁無存在必要。我們對科技不抱過度樂觀之想像,但也不該因噎廢食,完全禁止此類言論。誠如《西斯政大》管理員認為,此種粉絲頁僅是壓抑下的短暫脫逃;但《約砲政大》與《西斯政大》發文內容之呈現,僅是言論自由後的結果,且這類結果隨粉絲頁的地理位置不同有多元表現,如《交(友)配(對)台大》近期留言偏長,且內容多暗示性以外的情感索求,透露性與愛密不可分的價值觀;《約砲清交》留言簡短、直接,發文者多開門見山地強調性能力與性需求,都呈現出多元的性言論。

不管科技如何突破或發展,只有自我先行知覺與改變,性才能解放,以改變父系霸權對性別的既定分工與想像。約砲粉絲專頁作為性政治實踐場域,雖有社會對應的宰制關係,但性別關係在實踐過程本就充滿矛盾,惟有保持空間暢通,讓性別在其中不斷辯證,才有機會獲得改變。

1 則留言: